????“帝尊,我用这个秘密,换我一条命!”

????幻兽像是抓住救命稻草,大声喊道。

????那恐惧眼神中带着一缕期待,帝尊金口玉言,只要开了口,就绝不会再杀它。

????只是

????徐来头也不抬道:“不想听。”

????开玩笑。

????什么秘密能有吃重要?

????即便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子顶着呢,等等徐来好象就是最高的那个。

????“地球有准帝墓冢!”

????幻兽声嘶力竭道:“我知道具体位置,只要帝尊放过我,我会亲自带您去。”

????“嘶。”

????徐来倒吸一口凉气,震惊道:“你确定是准帝!?”

????“嗯嗯嗯。”

????幻兽不断点头,激动到泪流满面,要得救了吗?

????这个秘密它也是近百年才发现的,从未对任何人说过,一直牢牢藏在心底,准备等境界足够时再去。

????毕竟那可是准帝境强者的安眠之地,里面绝对藏着无数奇珍异宝,但同样也藏着无尽凶险!

????“准帝哦。”

????徐来顿了下,认真问道:“你知道我是什么境界?”

????“帝、帝境。”幻兽心中突然升起一缕不妙。

????“你知道就行。”

????徐来打着哈切,继续磨刀。

????“轰!”

????幻兽脑海轰然炸开,它明白随着徐来这句话,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是什么。

????在仙域亿万种族无数修士眼中,它们幻兽一族是十恶不赦,应该千刀万剐的存在。

????但在幻兽眼中,天庭才更可怕,尤其是清风帝尊与第七神将

????所以幻兽疯狂挣扎,试图逃离,然而一切都是徒劳,没有任何人能在帝境强者面前逃离。

????包括准帝。

????“你跑不掉,你杀了阿紫,我今天要你血债血偿!”

????贝贝眼睛通红,握着那卷刃的剑,正待斩去时。

????“呐,用这把,这把刀快。”

????徐来起身,将磨好的刀递给贝贝:“记得放血啊,这东西的血影响肉质。”

????贝贝怔怔看了徐来一眼。

????她接过刀,侧着头,背着阳光的侧脸在幻兽看来阴沉无比,宛若寰宇中最可怕的恶魔。

????这天。

????海棠苑中后院不断传出凄厉的惨叫声,持续了整整一个下午。

????等到晚上。

????妻女包括小姨子都回家时,她们闻到诱人的香味,一个个食指大动。

????“好香啊。”

????阮岚鼻子嗅了嗅,伸手就要去拿桌面上的佳肴尝尝味道。

????却被徐来拿筷子一打手背:“洗手去。”

????“洗就洗,那么凶干什么嘛。”阮岚捂着手,娇哼道。

????晚上这顿大餐,美味到了极点。

????但让阮棠几女侧目的是,贝贝一边吃一边哭,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伤心的事情

????她柔声安慰道:“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,有什么问题,贝贝你可以跟我说。”

????“我没事。”

????贝贝咬着嘴唇摇头,端起比她高许多的白酒瓶,吨吨吨喝了几大口。

????没多久。

????醉醺醺的她脱下背后的壳,穿着一席白裙,踉踉跄跄走到后院,于月色下舞剑。

????贝贝很明显喝醉了。

????她隐约看到,一个明媚皓齿,嘴角有着甜甜酒窝,头上还长着两个犄角的漂亮小姑娘不断鼓掌道:

????“贝贝,你真厉害。”

????“贝贝,妖王境肯定不是终点。等我过了妖王境,我们一起去星河游泳。”

????“贝贝,你别怕,星河也是河,河就是水。只要是水,就归我们龙族管,我到时候罩着你!”

????“贝贝,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应该已经到紫禁山啦,那里有机缘,我会突破妖王境的,等我呀。”

????“”

????熟悉的话语在耳畔响起。

????贝贝身影一顿,泪眼朦胧:“阿紫”

????泪水模糊了视线,阿紫的面容也模糊起来。

????等贝贝连忙擦干泪,想要看清晰时,却看到鼓掌称赞的小姑娘不是陪伴她良久的龙族公主阿紫。

????而是徐依依。

????就见徐依依惊鼓掌,惊叹道:“贝贝,你真厉害!”

????熟悉的话。

????相似的容颜。

????让贝贝一时间忍不住失声痛苦起来,世界上从来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。

????她。

????早就知道的。

????可即便如此,贝贝那日被依依救下并放回大海中后,她依旧相信这是缘分。

????所以骄傲的贝贝。

????才向一个没有任何灵力波动的人类滴落了魂血。

????“贝贝,你别哭呀。”

????徐依依面上涌现慌乱,她连忙将贝贝捧到手心里。

????醉醺醺的贝贝不断哽咽呢喃着什么,最终蜷缩成一团,睡了过去。

????阮岚见气氛有些沉闷,不由得开着玩笑活跃场中气氛:“这只海螺喝醉了,做成菜叫醉螺怎么样?”

????“”

????无人附和。

????阮棠目光平静看来。

????被看到头皮发麻的阮岚放下筷子,咳嗽一声:“我吃饱了,晚安!”

????说完嗖的一声跑回房间。

????徐来看向阮棠,安慰道:“不用担心,那些压不倒贝贝的压力,只会让她变得更强大。”

????“嗯。”

????阮棠这才放下心来。

????“对了老婆,这顿晚饭怎么样?”

????“还行。”

????“好吃你就多吃点,这东西已经濒危了,吃一口少一口。”

????“”

????阮棠手腕一抖,神色大变:“你莫非把小黑煮了?”

????阮棠从回家就没看到圆滚滚小黑,一开始并没有在意,此时想歪也是能理解的。

????“它在门口吃竹子呢。”

????徐来脸色一黑,他再丧心病狂,也不可能吃小黑啊。

????毕竟。

????食铁兽味道很不好。

????吃过晚饭,徐依依带着贝贝回房间休息了。

????而阮棠看向徐来,轻声问道:“要不要出去散散步。”

????徐来有些意外,自然不会拒绝。

????二人顺着小路下山,沿路全是海棠花。本来不该这个季节开的海棠,也盛开的无比美丽。

????一路缄默无言。

????直到山脚下,徐来停下脚步,望着阮棠那沉默的身影,突然问道:

????“你是不是有什么话,想要跟我说。”

????“自从我爸妈来过家里后,我认真考虑了下咱俩的关系。”

????阮棠停下脚步,轻声道。

????徐来一愣:“然后呢。”

????阮棠转身,身后不知从哪里飞来三两只萤火虫,围绕着她飞来飞去。

????她轻启樱唇,道:“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关系怪怪的,所以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