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一阵风吹过,一股恶臭味从她的身上传出。

????叶子柒看着面前瘦骨如柴的薛亦婷,神色复杂。

????前世,因着怕她抢走父母的宠爱,处处欺负、针对小亦瑶。

????今生,让她亲自体验了一回小亦瑶曾经所经过的不公与待遇。

????这也算是对让薛亦婷偿前世所欠的债。

????薛亦婷怨毒的眼神看着她,“薛亦瑶,你这个恶魔。”

????迎春怒道:“你怎么说话的。我们家过来看你,你居然口出恶言,真是狼心狗肺。”

????薛亦婷愤怒的看向迎春,“你这个蠢货,你给我等着。”

????躲在屋中偷懒的丫鬟婆子,听到庭院里的动静,慌忙出来,一见着是大不由松了一口气。

????“大。”嬷嬷上前行礼问安。

????“你们就是这么伺候人的?她是二,是我们薛家的千金,不是牲口。你们敢这么对待她,你们不想活了。”叶子柒突然发难。

????院中伺候的婆子们愣住了,迎春亦是愣住了,就连薛亦婷也是一脸诧异的看着她。

????“迎春,去叫管事的来,都让大伙看看,这些无法无天的下人是如何苛待主子。”叶子柒沉声道。

????张嬷嬷几人吓得直接跪在地上,不住得磕头求饶。

????“大,奴婢错了,你就饶过奴婢们这一次。”

????叶子柒没有理会,侧头看向迎春,“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,还不快去。”

????迎春匆匆离开。

????很快迎春找上了薛管家,同时不少人都听说了这件事,纷纷过来看热闹。

????薛管家看着跪在地上的张嬷嬷等人,再看看被栓在梨树下,面容憔悴的薛亦婷,好似现在才发现,惊讶的出声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????说着薛管家怒视着张嬷嬷几人,“你们就是这么伺候二的。是谁给你们的胆子?”

????云夏和云春两人欲哭无泪。

????之前她们这么做,即使有人看到,他们都未曾说什么。到了今日,却来秋后算账,这算什么。

????云夏和云春两人心底不由得埋怨起叶子柒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。

????云夏最先反应过来,开口说道:“管家,这不关奴婢的事,是张嬷嬷要求这么做。我们无法阻止。”

????“对对对,是张嬷嬷硬要如此。”云春跟着说道。

????张嬷嬷见这两个小贱蹄子,竟然将所有的罪责全部推倒自己的头上,气不打一出来。

????“薛管家,此事是由她们两人提及,奴才之前还劝住过,但她们以各种理由拒绝。”

????薛亦婷看着狗咬狗的三人,心中顿感痛快。

????叶子柒看向薛亦婷,“亦瑶妹妹,她们仨人谁说了真话?”

????薛亦婷冷哼一声,怨毒的眼神扫过三人,三人被看得心底发寒,“她们三人一同商量的结果。”

????三人面色齐齐一变。

????“既然如此,那就一同处置。”叶子柒再次看向薛亦婷,“妹妹想要如何处置她们?是留着还是如何,你自行决定。”

????三人见此,顿时慌了。

????云夏不住的对着她磕头,“二,奴婢知道错了,求你饶过奴婢这一次。以后奴婢给你当牛做马。”

????“二,奴婢家中还有老母亲要抚养,你就可怜可怜奴婢。以后奴婢再也不敢犯了。”

????张嬷嬷想要开口求饶,但是看着薛亦婷脸上露出的阴邪笑容,便明白。不管她们如何求饶、卖惨,她都不会放过她们。

????既然得不到好的结果,又何苦为难自己。

????薛亦婷的一字一句冷声说道:“将三人拖出去杖毙,喂狗。”

????看热闹的下人们都被薛亦婷的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戾气给惊到,云夏三人却是面如死灰。

????薛管家没有听从她的吩咐,反而看向叶子柒。

????叶子柒面色一凛,“薛管家,二怎么说就怎么做。她是我的妹妹,是薛家的千金,不是什么人都能欺负的人。我薛亦婷今日就在这里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们所有人。以后谁敢欺负她,那就是与我过去不去,是想要骑到我们薛家头上。

????在欺负她之前,你们可要想好了,你们是否能承受主家的怒火。”

????所有人的下人噤若寒蝉,心里却是在泛嘀咕。

????薛亦婷皱着眉头,不懂她这是要做什么。

????她会有这么好心的给自己出头。

????薛亦婷狐疑的眼神看着她,叶子柒就像是没有看到一般。

????“若是当我有一天如这些狗奴才一样,那一定是我中邪了。亦瑶是我的妹妹,这辈子是,下辈子也是。作为她的姐姐,我会一直保护她。”叶子柒稚嫩的声音,语气坚定。

????“还愣着做什么,给二松绑。让下面的人送热水过来,再让厨房做一些清粥小菜之类的吃食。”叶子柒逐一吩咐下去。

????下面的人立马忙碌起来,而关于大这一番言论很快就传到了薛靑和其他几位主子耳中。

????“婷儿长大了。”薛靑疲惫的脸上露出一抹欣慰。

????至于薛二爷几人,却是各有心思。

????“那个小丫头片子倒是会收买人心。”薛三爷低喃一声。

????与此同时,丰都城里出现了一条流言。

????丰都城茶楼大厅里,人声鼎沸。

????“你们听说了么,薛家二被下面的人当成牲口一样栓在树下,爹娘不管不问,还是薛家大为她出头呢。”

????“这薛家二不是薛夫人的女儿吧?”有人猜测道。

????“你那错了。薛二与大长得一模一样,两人是双生子。只是之前不知什么缘故,从小被扔到了乡下,最近才接回薛府。”

????“说起乡下,倒是让我响起一件事。我大姑村上有一户人家,据说靠着一个孩子发家,每日吃香喝辣的。但是那孩子却是被饿得瘦骨如柴,折磨得不成人样。貌似被寄养的有钱人家孩子,就是这位。”

????“哎呦,这薛二的命还真是苦。”

????“可不是么。爹不疼,娘不爱,接回家中还被下人欺负,当成牲口一样对待。若是说薛家人不知晓,我一百二十个不相信。”

????“这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种爹娘。”

????二楼的包厢里,朝阳真人喝着茶,看着对面的小丫头,心中满腹狐疑。